无名的传道人

献给无名的传道人 - 我的弟兄 边云波: 在这首叙事诗中,边弟兄描述了神的工人,从年轻时蒙召回应神的差遣起,所经历的﹕耕耘、浇灌、结果子,患难、苦痛、受磨练,软弱、失败、得扶持。 說明了﹕神的工人的信心,不僅在日用生活的供應、環境起居的預備,也包括了作主工遭危難、遇爭戰的磨練,靈力、體力消減時的隱退,和等候神的重新得力。说明了﹕神的工人的信心,不仅在日用生活的供应、环境起居的预备,也包括了作主工遭危难、遇争战的磨练,灵力、体力消减时的隐退,和等候神的重新得力。。



当黎明快要来临的时候,

人世间便越显得黝黑、艰难、幽暗………。

秋风和秋雨

打碎了你的睡梦;

迷茫和惆怅的网却织满了你的心胸;

回顾过来的路途上处处都是坎坷和不平。

几次的失败,

几次的得胜,

多少次的心灰意冷,

也有多少次的欢呼歌颂;

日子像风掣电驰般地过来了,

如今,诚然如你所想地,

实在需要片刻的沉思和安静;

因为,在前面的路途上还有更多的坎坷和不平,

更多的荆棘,困苦,和泥泞。

是的,当黎明快要来临的时候,

人世间便越显得黝黑,艰难,幽暗;

但是,你却这样地说过:

是自己的手甘心放下世上的享受;

是自己的脚甘心到苦难的道路上来奔走!』

「选中」这条不自由的道路并非出于无奈,相反地

却正是大胆地使用了自己的「自由」!

所以,

宁肯叫泪水一行行地向内心涌流,

遥望着各各他的山顶,就是至死——

也绝不退后!

是的,弟兄!.

(我仿佛曾亲眼看见)

是那一天你来到了主的面前!

把自己,无条件地放上了死的祭坛,

带着了满脸的热泪,

说不出是快活还是辛酸……。

是的,弟兄!

 

(我真地像是看见)

是那一天,你奉了主的差遣,

背起了主曾背过的十字架

你出发了!

驰骋在仆仆的风尘里,

东征西战,

直到今天!

你出发了!

用微笑

告别了书桌上你爱恋过的书物;

用微笑

告别了日记里你爱恋过的梦想。

正如你曾经讲过地:

『是用自己的手放下了朋友,爱人,享受,和名望;

是用自己的自由选择了艰苦的战场!』

你出发了!

当你把贫穷的行装背上了肩膀,

却想到了还该去看看年老的爹娘!

你原打算同样地

用勇敢的微笑去告别他们,

但还未曾笑出的时候,

 

热泪,却早已漱漱地流到脸上……。

弟兄,你出发了!

 

从此便驰骋在仆仆的风尘里,

东征西战,直到今天!

你,出发了!

冷酷地离开了家人和田舍,

把热爱撒向了黑暗而死荫的角落!

为了使丑恶的人世上开出几支洁净的花朵,

你不惜把自己粉碎成一粒粒的种子,

向腐臭的土地上散布,传播!

叫它们死透了,完全地死透,

埋没了,更多地埋没!

弟兄,你出发了!

经过了多少旷野和平原,

也越过了多少江河和山川,

忘记了欣赏风花雪月的美景,

顾不得注意白云苍波的变幻,

走过一个乡城又一个乡城,

走过一个镇店又一个镇店;

和你一天比一天接近的

是苦难,是颠连,是破蔽的农村中一张一张的贫血的饥饿的脸;

但你温暖的家室,

甜蜜的梦想,

可爱的书桌和田园,

却一天比一地遥远,

一天比一天遥远……。

弟兄,你出发了!

虽然历尽了重重的艰险,

但却没有一次的折返,

你一直驰骋在仆仆的风尘里,

东征西战,直到今天!

但是,今天!

你却苍老憔悴得多了!

因为,

当黎明快要来临的时候,

人世间便越显得黝黑、艰难、幽暗……。

弟兄,你的确苍老憔悴得多了!

多少年的呼喊撕裂了你的嗓子,

多少年的风霜吹皱了你的面皮,

心,在一天天地低沉,更低沉,

脊背,也在一天天地嶙峋,弯曲!

但你——我的弟兄!

却撑持着千伤百孔的体躯,

苦守着自己的岗位,寸步不移!

弟兄,你实在苍老憔悴得多了;

为了寻找浪子们回家,

你自己却变成了流浪者

天天过着飘泊的日子!

没有人接待便怡然地露天而宿,

没有了粮食便恬然地以风充饥;

「绝食」是你的家常便饭,

清寒变成了你的装饰;

山里的狐狸有洞可住,

天上的飞鸟也有巢可栖,

而你——却像是秋天的小叶,

为了警告人们预备将来的「节期」,

便不惜在风雨中无声地飘逝,

没有一点哀怨,

也没有一声叹息……。

弟兄啊!

我代你干脆地讲了吧!

在过来的路途上

并不是每一点痛苦都能使你忍受,

好几次当低云密布的时候,

你也曾不自主地回了回头,

但每一次的停逗啊!

却更多地加添了你的力量,

继续前进!

继续战斗!

正如你说过的:

『是自己的手甘心放下世上的享受;

是自己的脚甘心到苦难的道路上来奔走!

所以,便宁肯叫泪水一行行地向内心涌流,

遥望着各各他的山顶,就是至死——也绝不退后!』

 二

记得是那一天,

 

你忽然地感到了孤单!

旧日的朋友早就已疏远,

而教会当中也同样是轻漠,冷淡!

对人世你满怀着怜悯和惋惜,

但换来的却是一片的讽刺和嘲讥,

把热情完全地献给了姊妹和兄弟,

但人们给你的,却是你心灵上

担不起的「压制」和悒郁;

没有人了解,

也没有人注意;

 

忧闷压伤死了你的肺腑,

沉痛堵住了你的呼吸!

白天虽然是紧张地忙着工作,

但深夜里在主面前却常是暗暗地哭泣!

孤单啊!天地间除了自己的身影

几乎再也找不到一个同行的伴侣,

于是,在你感到窒息的时候,

你不禁地开始了迟疑………。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

你又想起了蒙恩时的召呼!

荒芜的地土上发了白的庄稼等着收割,

炮火下祖国的同胞们像亡羊似的

在悲呜!在哀哭!

主说:『我可以差遣谁呢?

谁肯为我们去呢?

神家里多少个弟兄姊妹没有人照护,

难道你真忍心的这样退去

仅仅是为了忍不住这点苦楚!……。』

就在那一刹那啊!

你才真正地认清了十字架的道路,

再一次在主面前弹下了辛酸的眼泪,

再一次默然地接受了主的托付,

把亲手喂养的羊群当作自己的喜乐,

把寂寞的孤独,却当作了自己的幸福。

时间使你忘记了孤单,

弟妹们的长进使你看轻了艰难;

你欣慰地眼看着他们在进步,更进步,

你衷心里盼望着扶持他们直到晚年!

谁知,渐渐地密云阴森地布满了高天,

枯草也恐怖地塞满了荒原;

当黎明快要来临的时候,

人世间,真的,越显得黝黑,幽暗……。

多少个不必要的误会,

带来了多少个不必要的攻击,

多少个当面的责难,

也有多少个背地的卑夷;

慢慢地,你终于明白了,

神家里也同样地有人妒忌,

在这一条狭窄的小路上,

也同样地有人顶撞,排挤……。

你一直忍耐着「在上者」的眼色,

 

为的是群羊,为的是工作,

但人,总有个忍不住的时候啊!

 

所以在那一天,你想,离开这个地方,

再到尘世上去飘泊,飘泊……。

那一天你整夜地漫步在小园之中,

一会儿回忆,一会儿是憧憬,

一会儿毅然地注视着天际,

一会儿却又颓然地万念丛生……。

回顾过来的道路上,

处处都是坎坷和不平:

曾有几次的失败,

也有几次的得胜,

多少次的心灰意冷,

也有多少次的欢呼歌颂;

过来的旅程上

涂满了自己的心血和热诚

——目前的工作虽然还好

但为它却受尽了生产的疼痛!

而如今,竟是这样地走了!

这样地走了啊!

想到这里你已经泪眼晶莹……。

走了啊,

这一次已坚决地走了!

再不愿有一点踟蹰,

再不愿苦待自己的感情!

但你说,在临走之前我还该有个祷告,

为的是把他们交托在神的手中,

于是,你轻轻地回过头来,

又看到了你亲爱的弟妹们的面容,

像平时一样地你提着他们的名字祝祷着,

但这一次却哀伤地泣不成声……。

那时候,晦暗的月亮忽隐忽现,

寂寥的寒星也在瑟缩地眨着眼睛,

天边上飘忽着几片不定的浮云

天地间泛起了一片缄默和寂静,

却没有一丝的关心和同情……。

当宇宙凄凉得令人难堪的时候,

忽然在隐密处传来了神的呼声:

『彼得,彼得,我今晚忧伤得几乎要死,

难道你真不能和我一同儆醒?

三年相共,我们的情谊何等深厚,

朋友相称,我们的友爱何等敦隆!

你虽曾再三的不认我,我却一直在容忍,

多少次的危险我仍是亲自地与你同行!

为了你,我放下了天上的荣耀,

为了你,我选择了客店的马棚,

为了你,我拒绝了众人的拥戴和称颂,

为了你,我由无限的富有变成了贫穷,

为了你,在那一夜我沉痛地分了杯和饼,

为了你,在那一夜我会叮咛了又加叮咛,

为了你,我担当了鞭打,凌辱,和嘲讽,

为了你,我像羊羔似的被牵到宰杀之地,

为了你的灵魂不死,我至终舍了性命,

但死后却有多少的计划期待着你们完成!』

『如今多少人仍然在变相的出卖着我,

多少人也依然在倾轧,纷争,

多少人把教会当成了有钱人的享乐,

多少个,多少个贫穷人却没有福音可听,

多少人都嫌这条路窄而退去了啊,

今晚间我实在有说不出的伤恸!

说不出的伤恸!』

『彼得,彼得,

我的朋友!

你真地就这样去了么?

你真不能和我一同儆醒?……

在加利利的海滨,

你曾再三的向我应允,

不惜以任何的代价,

代替我看守羊群!

但今天,竟是这样地使你伤心么!

为了这点难处,便对我的呼唤置若罔闻!』

『彼得,彼得,

我的朋友!

今晚上我在举着钉痕的手向你请命!

因为罪世上还有无数个,

无数个将亡的灵魂!

诚然地在今后的道路上,

还有更多的工作和战争!

但若你竟因此而退去,

这一个破口又有谁来堵防?

又有谁来担承呢?……』

晨鸡的呼唤提醒了你当初的誓言,

天上的慈爱化消了你刚硬的决断,

忘记了时间恁般地那样长久,

你钉住似地鹄立在无花果树的旁边,

清风吹着你的头发,

好像在抚问,在温存,在慰安!

不知从何时落下的泪水,

已经不可分辨地

和着露水,洒满了脚前……。

久已含蕴在心灵深处的无声的歌诗,

如今已慢慢地变成了有声的乐曲:

『恩主若仍然要我我必定跟随,

无论到什么地方我也跟随到底!

过去,现在,直到永永远远,

任凭海涸石烂也仍然爱他!

纵使有一天自己被倒钉了十架,

主啊!我至死不移!』

从那一天起,

你已变得更加坚决,更加奋斗!

虽然历尽了重重的艰险!

但却没有一次的屈就!

正如你自己所说地:

『是自己的手放下了世上的享受,

是自己的脚甘心到苦难的道路上来奔走!

所以,便宁肯叫委曲甚至死亡临头,

 

遥望着各各他的山顶,也绝不退后!』

 

驰骋在仆仆的风尘里,

你又经过了多少的争战!

穿过了旷野和平原,

越过了江河和山川,

过了一个乡城又一个乡城,

过了一个镇店又一个镇店;

和你一天比一天接近的

是苦难,是颠连,

是破蔽的农村中一张一张的贫血的饥饿的脸;

但你温暖的家室,

 

甜蜜的梦想,

可爱的书桌和田园,

却是一天比一天地遥远,

一天比一天地遥远……。

建立了多少的工作,

也变换了多少的境地,

多少年的呼喊撕裂了你的嗓子,

多少年的风霜吹皱了你的面皮,

 

心,在一天天地低沉,更低沉,

脊背,也在一天天地嶙峋,弯曲,

没有人接待便露天而宿,

没有了粮食便以风充饥,

生活和岁月使你越发的憔悴,苍老,

反复的「冲杀」也摧伤了你的心灵和身体!

但你——我的弟兄!

面对着狂风和暴雨,

抗拒着撒但的火箭和诡计,

坚立自己的岗位上

寸步不移!

弟兄们!

你们是无声无息的磐石,

你们也是攻打前锋的尖兵!

你们是隐藏的教会的基础,

你们是没有功章的英雄!

你们只知道默默地埋头苦干,

你们早已经忘记了

舒适,安乐,地位,和虚荣。

讲台上听不见你洋洋地教训,

阔绰的礼拜堂里也看不见你的身影,

教会的报纸刊物上从没有你的地位,

华丽的「大牧师们」的卧房里

更没有你的床位和影踪!

你们,

你们是无名的传道者啊!

 

只有在被人遗忘的地方

才会发现你们的脚踪……。

没有人留心旷野是如何地变成树林,

没有人晓得树枝是如何结出花果,

没有人明白为什么沙漠里盛开了玫瑰,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荒地上流出了江河,

没有人曾回想

福音如何地由欧洲传到中国,

更没有人追问路得,司布真,慕迪,宋尚节,

他们得救和奉献的经过!

没有人想到用墓碑去纪念你的功绩,

因为:你们是无名的。

 

无名的传道者!

无名的传道者啊!

我关念而敬爱的弟兄!

多少神重视的工作里渗杂着你的血泪,

多少神重用的仆人们是你作成的事工,

你们叫多少不知名的灵魂得到了生命,

你们的祷告也带来多少的「时代的复兴」。

你们,

你们是无名的传道者啊!

你们是我关念而且敬爱的弟兄!

弟兄!

我本想尽可能送给你一点礼品,

但因此却显出了我低能的拙笨,

我写不出一行诗句足能述说我的心意,

也画不出一张画像足能描出你的灵魂,

我编不出一个剧本可以表达我的敬仰,

更作不出一首歌曲用来赞扬你的精神!

因为每想到你的生平,

我的心便不禁地共鸣,

 

(虽然我们还没有一次的交接,

 

然而在祷告中我们却时常地相逢)

想到你的成就我会同样地兴奋,

想到你的苦衷我也会同样地痛泪纵横,

所以,每当我提起笔来我便不由得激动!

如果想歌唱我的喉咙也常是咽哽!

面对着你们的丰盛,

我自觉得渺小贫寒,

 

面对着你们的伟大,

我自觉得幼稚可怜。

今天,我没一点馈赠,

也没有一点的好处可言,

我只愿把这颗「心」化在你们中间,

陪着你们东征西战,

直到主来的那一天!

弟兄!我们走吧!

哪怕十宇架的道路越走越难,

我们的心志却是越难越坚!

 

什么时候忍耐到底把世路走完,

和恩主对面相见的时候,

再把一生的伤痛

尽情地诉说在主的面前……。

今天号角又一次地吹起了!

一个更大的战争在等候着我们走上前线,

因为当黎明快要来临的时候,

人世间,真地越显得黝黑,艰难;幽暗……。

弟兄,不是吗!

今夜的秋风和秋雨

打碎了你甜蜜的睡梦,

一面迷茫和惆怅的网

却织满了你的心胸,

你回顾着过来的路途,

路途上尽都是坎坷和不平:

几次的失败;

几次的得胜,

多少次的心灰和意冷,

也有多少次的欢呼和歌颂;

日子像风掣电驰般地过来了,

但今天,诚然如你所想地,

实在需要片刻的沉思和安静;

因为,在前面的路途上

 

还有更多的崎岖,泥泞,荆棘,和不平。

也有更大的坎坷,困苦,艰辛,和战争!

是的,

当黎明快要来临的时候,

人世间便越显得黝黑,艰难,幽暗……。

但我们既得了这神的儿女的位份,

又焉知不是为了今天呢!

弟兄们,

今天,密云已经阴森地布满了高天!

今天,枯草已经恐怖地塞满了荒原!

今天,风暴的爪牙正在疯狂地爬抓着大地的胸脯!

今天,狠毒的霹雳正在凶恶地注视着尘寰!

今天,披着羊皮的豺狼已经侵占了教会!

今天,遍地吼叫的狮群已经埋伏在我们的去路的旁边!

今天,把我们的旗帜也高高地举起来吧!

因为恶魔们率领着它们的子孙

竟妄想着在黎明前夕倾巢而战!

弟兄,

在作战的前一刻,

实在需要片刻的沉思和安静,

但今天,

时候却是不多了啊!

今天,

我们勇敢地起来吧!

弟兄!

 

今天,叫我们来宣告!

我们的人数一点也不稀少!

今天,叫我们来否认!

我们的行列一点也不孤单!

今天,

虽然还有多少人未曾见面,

但他们,

却和我一样地会用心灵和你紧紧地相联!

因为,

我们都有同样的苦闷!

我们也都仰望着同一个标杆!

今天,在农村,在乡城,在重庆,在北平;

在多少地区里面,

在每一个教会当中,

在南,在北,在西,在东,在中国;在全世界里,

都有许多无名的传道者 ——我们的弟兄!

这是一支没有队形的军旅,

只在静等着元帅的手势和命令!

弟兄!

时候实在不多了!

今天,叫我们来说:

『与其将来迎接这个必来的战争,

反而不如——首先发动!』

弟兄!

面对这个大风暴

勇敢地站起来吧!

弟兄,起来吧!

多少个弟兄曾经把性命丢在北非,

多少个弟兄曾经把尸骨埋在南美,

多少个弟兄正在远征着新疆和西藏,

多少个弟兄正探索在天山的南北;

他们用自己的血染红了

马其顿,罗马城,

撒哈拉的大沙漠,以及巴西的橡林,

他们同样地是无名的传道者,

他们也同样地是我们的弟兄!

今天,

福音仍没有传回到耶路撒冷。

我们应该为此而愧对他们的英灵!

弟兄!

今天,

我们不能再寻思沉静,

与其将来「迎接」这个必来的战争,

反而不如我们先「发动」了吧!

弟兄!

今天,

号角真的又一次吹起来了,

一个大的争战在等待着我们走上前线,

但我们一点也用不着惧怕,

因为,

当人世间越发的黝黑,艰难,幽暗的时候,

我们便坚信,黎明已遥遥可见了!

是的!

是我们自己的手放下了世上的享受,

是我们的「自由」甘心到苦难的道路上来奔走!

所以,

我们既不愿轻易地退后,

也绝不能轻易地将就!

今天,

在这黎明的前一刻,

我们要起来,

和魔鬼作一次最后的战斗!

弟兄,你起来吧!

在你自己的工场!

弟兄,你起来吧!

在你自己的岗位上!

弟兄,你起来吧!

当人们还未曾注意到的时候!

弟兄,你起来吧!

在人们遗忘了的地方!

今天,

让我们这一支无形的军旅,

汇合成一股洪流而欢呼,歌唱:

『有一个火把举起一个火把!

有一份力量拿出一份力量!』

今天,我们要喊出来:

『我们要返回耶稣的时代!

不顾希律的逼迫,

不顾祭司们的杀害!

向死亡,

永存着凯旋的态度!

用不睬,

去答复那些无理的苦待!

今天,

要把我们的旗帜举起来!

叫它飘荡,

叫它飞翔,

叫它面向着太阳,

叫它欢迎那光明的君王!』

是的,

叫暴风雨快些来到吧!

因为:

当人世间越发的黝黑,艰难,幽暗的时候,

我们便坚信,

 黎明必遥遥可见!遥遥可见!

 

一九四八年十月三十日

 黎明一时半

Blog Sidebar

Sidebar content for the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