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機

 
「我明年再回來看您,」我對爸爸説,他看了我一眼,欲語還休,神情有些落寞。我在小村邊緣的候車站等車,他騎著自行車來道別,看他孩子最後一眼,離開之前,他沒有說再見。
 
爸爸騎車緩緩離去的背影我一直無法忘懷。一個月之後,我凌晨被電話驚醒,爸爸走了。
 
我並不是一個愛家的孩子,假日回家總是責任多於亨受,想家僅是一個羅曼蒂克的想法,一回家就想離家,農村的生活很枯燥,整天無所事事,待不了幾天就想走了。那時爸媽還年輕,想到來日方長,盡孝還有機會,沒有想到我更行更遠,若干年後,老家已經遠在天邊,爸媽只剩下電話傳來的聲音而已。「唉,老了!」這是爸爸常對我說的一句話,莫非那就是一個提醒,告訴我時機不多了。
 
「只是你們不常有我,」主耶穌對門徒說,他們覺得瑪麗亞愛的表現過於奢侈,太浪費了,香膏可以賣了,用來賙濟窮人,急公好義幫助窮人是大事,把握時機愛主是小事,天國事業是大事,真情表達是小事,為主立大功是大事,與主談心同行是小事。
 
「你們不常有我,」是的,愛的表達要把握時機,因為時機過去不再來。我說明年再回家看爸爸,已經沒有明年了,下次看到他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是什麼時候了。臨走之前,爸爸說:「你跟我去看一個朋友吧。」他開車帶我去小鎮,車程大約只有十來分鐘,在車上我簡短地把福音解釋給他聽,並沒有邀請他決志信主,也不知道他的反應如何,來年真能再見嗎?
 
「瑪麗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主耶穌說。馬大總是忙碌的伺候客人,要緊的事不能不做,但是生命中「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除了這一件之外,其他都是可少的,我的學位是可少的,我的事業也是可少的,我的榮譽也是可少的,我的打拼也是可少的,只有主是不可少的,只有對主愛的表達是不可少的。我們為什麼總是犧牲最好的,選擇次好的呢?在伺候主的過程中,卻忘記了主,在服事的忙碌中,忽略了享受神的同在,我們服事神的機會常有,體會主愛及愛主的表達時機不常有。當然,服事神是愛神的一種表示,諸事忙亂而產生怨氣,甚至自憐地發出怨言,這就反其道而行了。
 
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天,我很珍惜最後跟爸爸相處的日子,至少沒有太多的遺憾,我到底還是回家了,想必爸爸知道我愛他,這就足夠了。他生前我並沒有為他做什麼,但是我一直是他的好孩子,讓他深以為傲的兒子。我唯一的遺憾是我可以做得更多,更深的對他表示我的關懷,多次對他表達愛的時機我都忽略了,甚至有一次他到維加斯旅遊,我也沒有從密州飛去看他,真是太大的不孝。如今縱使有千萬個想做,也來不及了。
 
是的,瑪麗亞一直都是知道的,她知道她不常有主;常有,就會習以為常,不常有,就會常常珍惜,把握愛的時機,奢華地表達對主的愛意。